料理

发布日期: 2020-02-27 15:37:02 浏览次数: 2 作者:

我拎起沉重的垃圾走到人群中,

垃圾车轻快的音乐声响起。尤其是夏季,我不太爱走到人群中,手上的绷带与短短的袖子完全无法遮掩我的伤口。我也没兴趣在这大热天中像个神经病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"!

茂小姐你也来倒垃圾啊!"隔壁的朱太太用她高分贝的声音朝我喊着,"是的;"我轻轻点头,心里却不太高兴!与人接触是自己最讨厌的事,"你那男朋友这么没天良还在打你啊!下次他要是再打你。就跟我说:"热情的朱太太用力拍了拍胸口。"没关系的,他不太打。

"我无奈地笑了笑。

这是旧伤;他之前生气时总是对我又吼又打的。朱太太似乎还想说什么?现在只剩下较难愈合的大伤口而已,终于不用再应付这麻烦的人际关系,人家毕竟还是学生嘛?关于我与交往了三年的男友,开来的垃圾车救了我一命。我总是被形容得楚楚可怜!男友是好吃懒做!足不出户的垃圾,没有人:

回到家中,

心中突然烧起一把火,我看着厨房炉上半开的锅盖,眼光一扫,果然看到那个男人缩瑟在冰箱旁边。"我不是说过不要动我的料理吗?"我对他大吼;这是我无法原谅。

我不准任何人踏进我的领域;更何况是碰我精心烹煮的食物,我我只是想拿回来。"那是我的东西,"他瑟瑟地缩在一角,完全没有半年前对我又打又骂的气势,或许那天跟他翻脸吓到他了,他在我煮饭时对我大骂,还打翻了我正要送进烤箱的食物,怒火中烧的我抓起锅铲就对他一阵暴打,他只敢对我大吼但不敢靠。

只能像我之前一样缩在角落里瑟瑟哭泣,

整个人几乎要缩进冰箱里逃命,

而他又整个人挡在冰箱前,

从那天起,现在他连大吼都不敢,我笑了笑。我走到他眼前我还缺一根葱。这让他更加害怕了?"不要挡着我拿东西。"我冷冷地看着他;我最恨有人挡在我的食材前!他的眼神挣扎了两下:绝望地去了。

我还是能听到他细碎的哭声?

我自嘲地笑了笑,

纵使抽油烟机的声音很大,与半年前完全相反,把葱切段丢到锅中一起炖煮,香味很快传遍了整间房子,他细碎的哭声更大了?煮得差不多时。我捞起炖肉,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盘上;用几根青菜点缀着,拿到餐。

蹲在一旁哭的他还是忍不住红着一双眼坐到了桌旁?"你吃吗?"我轻轻地用筷子化开炖肉,微笑地看着他,犹豫很久的他还是点?

比起第一次他又是扔东西又是尖叫,"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答应,最近他也能慢慢接受我煮的菜了;"他捧着白饭一脸哀怨地看着我。"但是能把剩下的还?

"顺着他的筷子我看着那块炖肉,

"我从桌下拿出了他的骨灰盒。

"是啊!也该还你了,里面的骨灰可是我细细磨碎的。我告诉他。虽然先被我拿去熬过汤。"这些是不能吃的部分,能吃的这半年内都吃光了。我的房间里还是传出了细碎的。

而我继续想着我明天该煮些什么?

"今天晚上,我的鬼男友抱着骨灰盒在哭诉他被吃光的身体,吃了半年的肉。该吃清淡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